• 第六十期

      这两天一篇题为“别让李嘉诚跑了:地产财富与权利走得近,不宜想走就走”的文章出现在媒体,并且在网络上传播速度很快。这个标题着实将笔者吓一跳。

      然而,文中的理由更让人惊讶:在中国,地产行业与权力走的很近,没有权力资源,是无法做地产生意的。由此,地产的财富,并非完全来自彻底的市场经济。恐怕不宜想走就走(9月14日 中国企业家)。

      谁的权力?谁的财富?财富与权力是一对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以说不清、道不明的权力与财富结盟为由,不让企业自由进出或者离开大陆与香港,恐怕很难行得通。本文作者简单梳理了香港、大陆近几十年的发展变化状况,特别是政经体制的变化情况,目的在于阐述李嘉诚们的财富积累“并非完全来自彻底的市场经济”,进而“不能想走就走”。这种政经体制的大环境岂能怪罪到企业身上呢?资本的天性就是追求最大回报,哪里回报高,哪里机会多,甚至哪里空子多、漏洞多,就毫不犹豫甚至是毫不留情的往哪里流去和钻去。用“掉到钱眼里”来形容资本最为贴切。只要有钱赚,资本才不管你什么样的政治环境和营商氛围,就是要钻你这个政治体制上的空子和漏洞。什么样的政治体制,是否存在权力为资本开路的利益输送和腐败现象?这不是企业资本的事情,也不是企业资本能够管得了的事情。把体制权力自身出现的问题打在企业屁股上,恐怕不能服人。

      一个事实是,上个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吸引外资成为经济发展中的最强音。为了吸引外资中央政府出台不少优惠政策,地方政府在土地、税收等方面让利很大。为了吸引李嘉诚们前来投资,各级地方政府可谓使尽招数,该承诺的优惠条件承诺了,不该承诺的也承诺了。能够将李嘉诚们请来,成为了一些地方经济发展是否成功甚至政绩是否耀眼的标志。

      虽然政府让利很多,但在吸引外资上取得的成效不小,填补了中国大陆发展资金资本缺乏的状况。引进外资外企对于促进中国经济发展起到了巨大作用。几十年后的今天,如果拿改革开放初期资本缺乏时期的引进外资外企政策,与目前中国大陆资本资金相对富裕相比较来说事和衡量,得出的结论将大错特错了。

      不可否认的是,外资外企进入中国后,特别是在房地产领域确实存在依附权力开路,甚至权钱交易的情况,也承认从房地产行业攫取的任何财富都不是完全依靠公平、透明、高效的市场化机制完成的。不过,这个责任不能怪罪资本或者说外资,客观地说责任完全不在资本包括内外资们。如果外企在其中确实存在违法行为,照样可以依法查处,而不管其走到哪里。这绝对不能成为不让其自由离开的理由。

      至于兼顾民生、回报穷人;做更多慈善事业、经营社会等,这是企业自动自发的事情,完全是道德层面的约束,更与不让其离开风马牛不相及。既是离开,企业只要想恩泽穷人、大发善心,回报大陆和香港社会,途径非常多。一个迁册离开,绝对挡不住其回报社会多做慈善事业。

      需要提醒的是,别小觑“别让李嘉诚跑了”的破坏力。“别让李嘉诚跑了”传播力已经很大,对中国大陆、中国香港营商环境或造成很大影响。李嘉诚在亚洲乃至世界商界都有一定的影响力。其一举一动备受商界关注,甚至成为投资市场、营商环境的风向标。如果李嘉诚撤离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都受到限制,或者出现了“别让李嘉诚跑了”的舆论氛围,那必将带来很大示范效应、辐射作用。不仅会使得无数在中国的外企外资“胆战心惊”,而且,将加剧外资外企的撤离潮。试想,连李嘉诚这样的商界巨头们撤离都遭遇到如此麻烦,其他外资外企会怎样想呢?加剧其离开步伐是必然的。甚至不仅外资而且会影响到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本土企业资本移居海外。

      让所有企业有一个完全依赖市场化经营导向的自由进出环境,才能从根本上留住企业。即使因一时误解误会或者出于完全商业布局营运目的而离开的企业,只要营商环境好,离开的企业最终还是会回来的。

      此文作者的一段话说:“在全国范围内,随着中国增速的下降,从前的以增量改革为主的改革模式,将逐步过渡到增量改革与存量改革并重的模式。存量怎么改?说白了,经济上,加大开放,政治和社会领域,即打压富豪,收买底层,扩大政权根基。”这种“妄猜圣意”的解读,让富豪、大资本们不寒而栗,甚至可能恶化营商环境。

      总之,绝不能小看“别让李嘉诚跑了”对营商环境的破坏力。

      (作者余丰慧系大公财经特约评论员,连续多年荣获中国“十大网评人”荣誉称号,荣获凤凰网2011年中国十大号召力人物称号。)

    同城彩票